新闻资讯

库存变化对螺纹钢价格影响几何?

友发集团——上交所主板上市企业、连续16年位列中国企业500强    丨    2022.05.19    丨    1776

低库存是今年螺纹钢市场的一大特征,其库存峰值已经回到新冠肺炎疫情前水平(2019年)。但与2019年不同的是,如今,疫情仍然对当前社会的生产生活带来影响,终端需求的房地产市场低迷和物流流通环节遇阻都直接反映在今年的螺纹钢库存变化上。尽管近些年库存已经不是螺纹钢市场交易的主逻辑,只要库存总量和变化量在合理区间内,就不会对价格带来太大影响,但库存指标作为基本面拼图的一块,仍可当作体现供需双方博弈的一个显性指标来参考。

历年螺纹钢库存高点的形成

春节的法定节假日通常为农历大年三十至农历正月初六,而各行业根据不同的性质和人员来源构成,实际假期天数有所浮动,像外来务工人员构成比例较大的工业制造业、物流、煤炭开采等行业,通常在春节到来前1~2周就陆续开始放假,正月十五后陆续返工,总体跨度在1个月左右,既构成了春运的往返高峰,也体现了这些行业停工与开工的时间节点。

钢铁生产流程包括长流程(高炉)和短流程(电弧炉)两部分,其中高炉占比大、电弧炉占比小。电弧炉可根据实际盈亏情况和企业需要随时调节,开工和关停较容易;高炉生产在必要时可进行焖炉,除非长时间亏损,通常不会进行关停,主要原因在于每次重新启动所需的时间周期、工序和成本较高。那么就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每年的春节前1~2周至春节后2~3周,钢厂生产相对稳定,而物流运输停滞,作为中间环节的贸易商及下游的工地施工人员均处于春节假期中,供需两侧出现明显的供大于求态势,导致钢材库存在短时间内迅速积累,并达到全年峰值。笔者对近7年的螺纹钢库存峰值做了统计,并标注了对应的农历和阳历时间(见表1)。

由表1可知,螺纹钢库存高点多出现在春节假期后第2周或第3周(农历元月十五至廿七)。其中,2020年螺纹钢库存高点出现*晚,直到春节假期后第6周才达到峰值,主要原因是2020年春节时突发疫情,多地区封控和大面积居家办公导致社会层面的生产生活停滞,*终螺纹钢库存突破2100万吨,较2019年增加817.64万吨,成为近7年历史高点。

今年螺纹钢的

库存情况与往年不同

同样由表1可知,今年的螺纹钢库存峰值为1320.74万吨,显著低于2021年(减少511.03万吨,同比下降28%)和2020年(减少856.15万吨,同比下降39%),接近2019年(减少38.51万吨,同比下降3%)。截至5月12日当周(5月6日~12日),螺纹钢总库存为1282.25万吨,分别低于2021年同期152.72万吨(同比下降11%)和2020年同期318.81万吨(同比下降20%),而显著高于2019年同期369.01万吨(同比增长40%)。为分析不同年份螺纹钢库存变化的原因,笔者做了以下统计。在2019年至2022年每一年的螺纹钢库存高点出现后,自第1周去库存起至第1次累库前(2022年除外,统计库存高点至5月12日止),各年的去库存情况详见表2。

2019年~2021年螺纹钢库存见顶后连续去库存12~14周才开始第一次累积库存,即去库存至少持续到每年的6月份。其中,2020年在社会全面复产复工的推动下,曾有6周螺纹钢去库存量超过100万吨/周,且周去库存量*高达到了131.49万吨,这3年的周平均去库存量在45万吨~90万吨不等。反观今年,虽然螺纹钢库存峰值较低,但去库存情况并不理想,在库存下降两周后便再度出现累积,这是以往从未出现过的现象。目前已是本年度螺纹钢库存达到峰值后的第10周,去库存总量不及100万吨,而其中首周去库存量就已达到36.55万吨,这意味着在第1周去库存后,后几周去库存速度缓慢。出现这种局面主要与春季国内疫情反复及相应的防控政策有关。自3月份起,国内疫情升温,局部暴发与多点散发并存,已波及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此前包括河北省唐山市在内的多地采取了全域管控措施,高速公路和服务区关停现象较多,下游房地产行业开工严重受阻,中间流通环节物流运输不畅。

如果将螺纹钢库存分成社会库存和钢厂库存做进一步观察,可以发现,螺纹钢社会库存在过去几周呈缓慢下降趋势,而钢厂库存则呈稳中有升趋势,进一步印证了物流受阻对库存变化的影响。截至目前,国内疫情仍然严峻,终端需求未有明显改善,物流环节正逐步缓解,未来的螺纹钢去库存情况或较之前有所改善,但弱于2020年和2021年。

综上所述,对螺纹钢近几年的库存情况进行横向比较后可知,尽管今年的库存总量显著低于过去几年,利好成材价格,但实际的去库存情况不太理想,在传统需求旺季降库不到100万吨,随着接下来进入夏天雨季的累库期,螺纹钢库存的再度累积或重新对价格构成压力。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